产品目录
公司新闻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 计量基础和预算松弛对预算报告诚实水平的影响

计量基础和预算松弛对预算报告诚实水平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9-09-02 阅读:221

    预算报告是公司内部资源配置的重要内容之一,包括预算编制与预算执行两个阶段(Bunce et al.,1995;Hackbart and Ramsey,1999;Joyce,2005;Braun and Tietz,2014)。在预算执行与资源分配的过程中,计量基础划分为货币计量与非货币计量两类,并且预算松弛现象普遍存在。管理者直接使用闲置资源来增加他们的特权或报酬,称为直接预算松弛;使用闲置资源来支持可能促进其自身利益的项目或活动,称为间接预算松弛。原文探讨的就是预算报告中计量基础和预算松弛类型的交互作用对管理者预算报告诚实水平的影响。

    由于公司整体可支配资源有限,部门管理者有较强动机以预算报告的形式,争取获得公司更多的资源分配(Baiman and Demski1980Cyert and March1963Merchant1998Williamson1969)。原文假定,货币计量基础和直接预算松弛对部门管理者的诚实水平有负面影响,即货币计量基础加强了管理者的金钱观念,引导其注重个人经济利益,并且直接预算松弛可以使预算误报看似合理,从而减少管理者的道德顾虑(Vohs et al.2008Mazar et al2008)。

    研究发现,当参与者获得直接的预算松弛时,货币计量基础下管理者的诚实水平显著低于非货币计量基础,但当其获得间接预算松弛时,这种影响会被减弱。其次,提高个人经济利益的意愿可以调节货币计量基础对管理者诚实水平的影响。第三,管理者使用非货币计量基础时,管理者的诚实水平在间接预算松弛下更低,但在使用货币计量基础时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研究简介

    1、研究假设

    作为企业管理控制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预算系统的功能属性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例如会计计量方式、管理者对资源分配的自由裁量权等(Libby and Lindsay2010),而管理者能否诚信进行预算报告的问题尤为重要。由于预算报告是资源分配的主要方式,管理者需要在个人利益与诚实报告之间进行权衡(Luft1997Mittendorf2006),并且可能会出于个人利益需求或者确保完成生产目标,夸大部门资源的需求从而误报预算(Merchant1985McAfee and McMillan1995Anthony and Govindarajan2004Atkinson et al.2007Chen et al.2014)。

    社会认知理论认为,人们通常会被基本的道德规范约束自身行为,例如诚实守信等。但经济利益可能会引导人们背弃自身的道德规范,从而产生机会主义行为,因此自我约束并非完全有效(Baumeister and Heatherton1996Bandura1999)。当管理者编制预算报告时,货币计量基础更容易激活其金钱观念,进而将个人经济利益放在决策首位(Fiske1992Vohs et al.2008Kouchaki et al.2013)。金钱观念的诱惑所产生的经济利益动机超过管理者自身道德规范约束时,可能会使其在预算编制中保留更多的预算松弛(Brandt1972Rajeev2011Ferrell et al.2000)。

    进一步地,管理者是否有直接的预算松弛可能会影响其预算报告行为。与直接预算松弛不同,间接预算松弛带来的经济利益增加了管理者与机会主义行为之间的心理距离(Paharia et al.2009Naquin et al.2010),从而削弱自身的道德规范,因此管理者可能不太关心预算的误报。同时,管理者往往根据谎言的后果来评估其机会主义的可接受性,相比直接预算松弛产生的经济利益,间接预算松弛使得机会主义行为显得不那么应该受到谴责(Grover2005Jones1991),因此间接的预算松弛可能会增加预算误报的程度。

    根据以上的理论分析,原文认为计量基础与预算松弛对管理者诚实水平的影响存在交互作用。相对于非货币计量基础,货币计量对管理者诚实水平产生负面影响(B<A),但当管理者获得间接预算松弛时,其会在经济利益的正效用与道德规范的负效用之间作出权衡,导致货币计量基础对诚实水平的负面影响将比其获得直接预算松弛时更弱(C-D<A-B)。这是因为,经济利益的边际效用随其自身的提高而下降,但道德规范的边际效用随着误报程度的增加而增加(Mittendorf2006Hannan et al.2010Bruggen and Luft2011)。因此,原文提出假设1

    H1:管理者直接受益于预算松弛时,其使用货币计量基础进行预算报告,会更大程度降低管理者的诚实水平。

    类似地,原文预测在非货币计量基础上进行预算报告时,缺乏直接预算松弛会对诚实产生负面影响。因为继续误报的边际效用会逐渐减少,所以管理者以货币计量基础进行预算报告时,这种负面影响将被削弱(B-D<A-C)。因此,原文提出假设2

    H2:管理者在使用非货币计量基础进行预算报告时,如果其间接受益与预算松弛,会更大程度降低管理者的诚实水平。

    2、研究设计

    原文采用实验研究的方法研究部门管理者的预算报告诚实水平是如何受到计量基础以及预算松弛类别的影响。在本实验中,参与者身份是制造机械零件部门的管理者,并向公司总部提交预算报告。本实验招募了美国本科生参与研究,并被告知其可以保留总部提供的资金与实际材料成本之间的差额的一部分(即预算松弛),同时借鉴(Evans et al.2001)的衡量方法测试预算报告的诚实水平。

    本实验控制两个主要因素,di一个因素是预算报告的计量基础,参与者以“美元”为单位报告材料成本,即为货币计量基础(FINANCIAL),以“磅”为单位即为非货币计量基础(NONFINANCIAL)。在非货币计量基础时,参与者被明确告知公司总部材料的购买价格是每磅1美元。

    第二个因素是参与者是否获得直接或间接的预算松弛,这两种预算松弛之间的关键区别在于它是否能直接转化为个人利益。如果参与者直接以现金收到他们的预算松弛,即为直接预算松弛(DIRECT),如果参与者获得预算松弛对应金额的凭证,这些凭证在之后会被转换为现金,即为间接预算松弛(INDIRECT)。

    在实验过程中,参与者要求总部提供所需的资源(材料所需资金或者材料重量),参与者知道实际的成本,而公司总部只知道材料成本均匀分布在1000-1500美元(磅)之间。公司总部实际提供的资金与预算报告所要求的金额相等,而参与者保留预算和实际材料成本之间差额的10%。在间接预算松弛条件下,参与者的预算报告决定了所获得的凭证数量,而不是直接的现金。

    3、主要变量

    诚实水平(HONESTY=1-(报告金额-实际金额)/1500-实际金额)

    4、研究结果

    根据原文的描述性统计,在参与者使用非货币计量且有直接的预算松弛时,诚实水平更高,验证了原文的假设。

    方差分析结果与原文的理论逻辑一致,当参与者直接从预算松弛(DIRECT)中获得现金时,货币计量基础比非货币计量基础显著降低诚实水平。当参与者获得间接的预算松弛时(INDIRECT),计量基础差异下的诚实水平并不显著。当参与者以非货币计量基础进行预算报告时,他们的诚实水平在间接预算松弛时比在直接预算松弛中显著较低。但是,当参与者在货币计量基础下制定预算报告时,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的预算松弛,都不会对他们的诚实水平产生显著影响。

    根据原文的理论分析,货币计量基础会引起参与者对自身利益的高度关注,从而超越了参与者的道德自我约束,导致更多的预算松弛。为进一步验证原文的影响路径,在实验结束后对参与者发放问卷,获取其利益意愿(DESIRE)和诚实意愿(HONESTY_CONCERN)的程度,并构建结构方程,发现只有当参与者不能获得直接的预算松弛时,提高自身利益的意愿才可以调节计量基础对诚实水平的影响。并且,只有参与者采用非货币计量时,诚实意愿才可以调节间接预算松弛对诚实水平的影响。

 






                                                   (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联系我们

单位:东莞市世通仪器检测服务有限公司

联系人:刘经理 ( 女士 )

电话;18825571013

传真:86 0769 23180907

邮箱:3004574619@qq.com

地址:江苏省昆山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昆嘉路379号

技术文章

在线客服

电话:18825571013
手机:18825571013